[好文轉載:HR/Management] 何時該讓員工走?解雇高達 40% 的員工,讓 Netflix 學到的事:不要豬隊友

楊建銘

一份由 Netflix 創辦人里德.海斯汀(Reed Hastings)釋出的內容,截至今年 6 月已超過 1800 萬點閱人次,這是名為「網飛文化集」(Netflix Culture Deck)的內部文件──解釋 Netflix 欲建立的公司文化,以及團隊的行為準則,被譽為「矽谷有史以來最重要文件」。

這份文件的推手,是替 Netflix 建立文化基礎的前人才長珮蒂.麥寇德(Patty McCord)。她指出強調高薪、完整福利與績效獎金等激勵手法效果有限,因此她重新打造一套更能鼓勵創新的管理系統,也奠定他們能與 Google 等大型科技企業競爭頂尖人才的關鍵。

幫助 Netflix 領悟到招募人才的關鍵,是 2001 年一個解雇高達 40% 員工的決定。《NETFLIX》指出,海斯汀估計公司燒錢的速度,無法達成他們首次公開募股 IPO 的目標,而前財務長貝瑞.麥卡錫(Barry McCarthy)當時認為營運現金足夠,重點是降低成本,並說服華爾街他們是足夠靈巧的小公司,可以擊敗百視達這樣的大公司。

過去由另一位共同創辦人馬克.倫道夫(Marc Randolph)帶領的元老團隊,多是由創意人組成,確實能幫助一間企業從 0 到 1,然而進入籌措資金以及得不斷改善服務的 Netflix 來說,需要更有制度的組織、更仰賴工程與數據的決策方法,偏向藝術家性格的創始團隊已經不再適任

儘管人事大幅異動,麥寇德發現剩下的員工並未陷入低潮。她回憶當時與一位工程師主管通電話,詢問人員短缺、是否需要幫忙,對方卻回答沒有很忙,反而過去要管理不適任的部屬,得花更多時間與心力

而這正是 Netflix 人力管理的首要法則:

組織能替員工做的最棒的事情,就是只招募高績效者與他們共事。

 

這樣的高密度人才,才是員工願意留下來的原因,他們希望和一群自己欣賞且信賴的人共事,會比起添購休閒設備、提供免費食物更有吸引力

何時該讓員工走?

找到高績效人才固然重要,但怎麼決定解雇不適任,或優秀但不符需求的員工更是一大難事,而 Netflix 通常會採取兩種思考方式,並和前員工保持良好關係:

經理人月刊 第 176 期

繁文縟節只會拖累速度,夠自由才能產出更好結果

打造出一支優異團隊,除了不斷替他們尋找同類,組織與管理者也應該思考要營造出什麼樣的環境,這些高績效員工才能發揮 100% 的實力。

Netflix 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給予足夠的自由。過去的組織架構經常會規範每一件事情的流程,但在市場變動快速的情況下,制式的規則只會拖累腳步

麥寇德決定鬆綁這些成規,讓每位團隊成員都能以自己判斷最短時間內,產出最佳成果的方法做事。因此像是廣為人知的「年假隨你休」政策,或廢除費用報銷、差旅政策等,都是從這樣的信念出發。

然而自由不代表放任,員工也得負起產出高品質成果的責任,如同《給力》提到:「公司就像一支球隊,不是大家庭。」重點是球賽中的表現,一旦不再符合目前球隊戰術,儘管對方曾是明星球員,公司仍然會解雇他並招募新人才

像是年資長達 18 年的前產品長尼爾.杭特(Neil Hunt),也可能因為自身能力無法再滿足 Netflix 擴張海外的需求,2017 年由當時國際開發長格雷格.彼德斯(Greg Peters)接任。麥寇德強調,公司唯一要承諾的是,提供顧客傑出產品,沒有義務替員工創造他們能力不符、無法勝任的職位,更不應該期待經理人成為他人職涯規畫師,「別期待目前的團隊未來也能適用。」他說。

鼓勵跨層級坦率提問,共同找出組織盲點

為了要讓手上這支球隊打出更精采的比賽,Netflix 還鼓吹完全透明、雙向的溝通,他們希望各層級、職務的員工,都應該了解公司業務,更重要的是任何層級的成員,都要能隨時跨部門、跨層級拋出問題

舉例來說,一次釋出影集全部集數的概念,是內容長泰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在一次新人課程時,介紹傳統電影從戲院到發行 DVD 的過程,一位工程師問:「為什麼要採取這樣的方式?看起來很蠢。」這個問題讓他當場愣住,也促使他們開始思考放映型態的可能性。像這樣質疑不同意、不了解的觀點,是 Netflix 團隊中經常能遇到的場景

不過麥寇德也提醒,儘管 Netflix 看似是一間科技公司,員工要坦率討論不同觀點,必須建立在「事實」而非全然「資料」導向。尤其當今數據經常被奉為圭臬,但太容易因此被局限,忽略更廣闊的商業脈絡,甚至成為事後推卸責任的擋箭牌。

《給力》舉了一個例子,指出 Netflix 內容不試播,就是避免試播時反應會誤導決策。其王牌影集之一《勁爆女子監獄》的構想也不只來自數據分析,因為觀眾「人數多寡」對訂閱平台的重要性不如以往,這齣以女性受刑人為主角的影集,當初甚至只有構想就拍板定案,因為它能吸引特定觀眾,滿足多元需求以提高續訂率。

以責任換來自由,並隨時接受各方尖銳且直接的挑戰,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每位員工才能知道為了什麼努力,並以適合自己的方式,貼緊目標產出優異的成果。

參考資料/《給力》,大塊文化出版;Netflix Jobs 官方網站

原文出處:
https://www.managertoday.com.tw/articles/view/58052

[RideLife]2019 1st solo ride in Dusseldorf under OVER 30°C sunny weather!

Great 30 degrees 1st time in 2019 Düsseldorfer Morgen Solo Rennradfahren for climbing training!

Similar route as last week’s RLK ride, AWESOME!

Velo Bici Rene Sand jersey
Velo Bici Rene Sand S/S jersey

Distance: 40.3km
Avg. Speed: 27.9km/hr
Max. Speed: 63.4km/hr
Avg. Power output: 244Watts
Max. Power Output: 564Watts
NP: 252Watts
Avg. Cadence: 69RPM
Max. Cadence: 105RPM

20190602 Dusseldorfer Morning Solo Ride (Relive)

Schumann Fest: Mariam Batsashvili mit Düsseldorfer Symphoniker 20190531

Schumann Fest@Tonhalle, Düsseldorf
Schumann Fest@Tonhalle, Düsseldorf

今晚在杜塞爾多夫Rhine萊茵河畔,參加了市區Tonhalle音樂廳為紀念晚年居住於此(1850~1857)的著名音樂家夫婦RobertClara Schumann而舉辦的舒曼節音樂會Schumann Fest,由當地Schumann協會與Düsseldorfer Symphoniker管弦樂團合作,策展人Michael Becker也在音樂會開演前上台為大家介紹兩位音樂家身平、以及今年Schumann Fest策展上為側重Clara Schumann200年誕辰,包含今年協會刻意將整個活動內容甚至是遍佈城市裡及網路上的活動視覺溝通都著重在彰顯女性主題的規劃思維,這是他們第一年這樣子嘗試不同的角度來辦同樣的活動

Düsseldorfer Symphoniker
Düsseldorfer Symphoniker

然後這晚,我也意外解鎖了人生另一個“第1次”:那是一個,美麗的錯誤~

原本想要讓自己有個好共鳴的收聽點,所以買票的時候選了第3排靠中央的位置,然而沒注意到實際上這場沒有第1~2….結果我就真坐在台前,首席中提琴家離我不到1公尺

The entrance of 1st floor, Tonhalle
The entrance of 1st floor, Tonhalle

 

剛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就看到樂團小提琴首席Franziska Früh已經在位子上rehearsal今晚的曲目,加上整晚的觀察,可以明顯感覺到她是一個很負責任且嚴謹的音樂家

Franziska Früh, 1. VIOLINE
Franziska Früh, 1. VIOLINE
Franziska Früh@self-rehearsal
Franziska Früh rehearsal

音樂會的時候可以清楚地觀察到Düsseldorfer Symphoniker管弦樂團整個提琴部甚至到管樂部雙簧管手們的細膩表情,指揮家Alexandre Bloch就在我的左前方,連他指揮的時候因專注而從額頭流下的汗珠都能清晰可見

Alexandre Bloch
Alexandre Bloch

相較起以往參加音樂會時專注音樂本身而無法以這樣貼近演奏者的角度欣賞(大學的時候甚至還都帶了望遠鏡),是很有趣的體驗;不過也因為坐得近,犧牲了一些視角,第226歲喬治亞籍客座天才美女鋼琴家Mariam Batsashvili搭配管弦樂團的主秀表演,我的視線硬生生被鋼琴本人擋著看不到Mariam本尊姣好面容,除了在表演前後,能趁著她走到舞台前跟大家致意時看到她之外,演奏時只能從鋼琴頂蓋的鏡面反射中,隱約看到她的雙手流暢在琴鍵上滑動;不過,也意外享受到了坐在首排才有的特權:

能從頂蓋影像反射看著鋼琴內部的琴弦們隨著Mariam的指頭飛快地躍動,這是只有在看音樂會紀錄片時才有可能隨著攝影機鏡頭看得到的場景

Mariam Batsashvili
Mariam Batsashvili
Mariam Batsashvili
Mariam Batsashvili

 

Can't see Mariam but only the piano....
Can’t see Mariam but only the piano….

 

3段主辦方安排了兩位女高音Eir InderhaugMarisol MontalvoDüsseldorf Symphoniker大編制管弦樂團同台,演繹意大利作曲家Luca Lombardi以聖經故事講述的猶太教、基督教及伊斯蘭教共同的源頭Abraham的兩位妻子所創作的作品“Sarah and Hagar”,而Lombardi先生也親自到場登台向大家致意

Marisol Montalvo
Marisol Montalvo
Eir_Inderhaug
Eir_Inderhaug
Luca Lombardi
Luca Lombardi

 

這個聖經上講述Abraham為了生兒子而由久未能懷孕的原配Sarah主動建議讓其娶了Sarah的女僕人Hagar得子後、Sarah本人終於得到上帝履行承諾讓其產子、卻因而造成家庭繼承關係衝突的故事(有關聖經中Sarah跟Hagar的故事在此,從其中也可窺見這個“典故”造成了日後基督教跟伊斯蘭教、猶太教之間的衝突),可以從曲子中幾近找不到和諧旋律且充滿衝突音符、女高音之間體現彼此較勁又夾雜平穩段落的矛盾,完全被表現出來,我左邊的德國女生甚至有點受不了這樣的旋律,在聽完這一個段落後就提早離席了

Image result for sarah and hagar

“Sarah and Hagar”曲目落幕之後,其實我已經頭脹眼花,畢竟在這段音樂裡面傳遞的負能量跟衝擊實在不小,幸好最後一段由Düsseldorfer SymphonikerDüsseldorf市立女子合唱團(Ladies of the municipal music association of Düsseldorf)Claude Debussy(德布西)1899年創作的Trois Nocturnes夜曲,讓人可以在走出Tonhalle音樂廳前緩一口氣

每次在聆聽古典音樂會的時候,腦子裡都會因為音樂跟氣氛而蹦出很多想法交叉,而當你想把注意力拉回眼前的演奏者身上時,台上旋律中給予你的刺激,又讓你的思緒無邊無際、飄忽而去

稍後走向萊茵河畔拍了幾張夜景,回到電車站月台等候U74時,眼前即將駛離的E75車廂車窗裡,剛剛坐在台上右方中提琴部最後一排的丹鳳眼女亞裔音樂家站在車廂人群中背著她的樂器,我們四目相對、而我目送她離去。

#ConcertLife
#Dusseldorf
#Schumann
#Tonhalle
#MariamBatsashvili
#DusseldorferSymphoniker

Post-helly-Zwift-training afternoon Dusseldorfer trekking ride with Joe on Giant AllTour

Image may contain: sky, cloud, tree, outdoor and nature

Post-helly-Zwift-training afternoon Dusseldorfer trekking ride with Joe on Giant AllTour.
地獄般的訓練後,Joe來找我侃大山,然後我們騎了車出去晃晃,Giant AllTour上路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outdoor and nature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方柏喬, smiling, outdoor and nature

Image may contain: 方柏喬, bicycle, outdoor and nature

Great weather, nice park passing through, the familiar beer kiosk right next to the Rhine river, sitting down to have great talks about the roadies passed us by, then headed to Joe and Ying’s favorite Italian restaurant for a healthy and nice salad with pasta dinner together.
今天天氣很適宜出門,由於放假長週末其實很多人出城去所以人不會很多人,尤其是每逢週末就是大排長龍的Pia Eis冰淇淋名店居然不用排隊就能吃到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bicycle

我們吃完騎到萊茵河畔熟悉的啤酒飲料攤旁伴著夕陽看著往來的公路車討論著各款差異跟看法

Image may contain: cloud, sky, tree, outdoor and nature

Image may contain: bicycle

Image may contain: drink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bicycle, sky and outdoor

最後一起到Joe和Ying喜歡的意大利餐廳享受平價但美味又健康的新鮮沙拉和意大利麵

Image may contain: food

Image may contain: food

Now I’m ready to finish this great day.
現在我已準備好結束這個美好的一天

#RideLife 
#RideGiant 
#RideLikeKing 
#RLK 
#AllTour 
#RhineRiver 
#AltBier
#UrbanLifestyle